傅亚雨:中甲狂欢映衬落寞中超

1月12日,随着超甲附加赛第二回合的结束,2021中超联赛终于得以收官。由于2022中超将扩军到18支球队,年初大家普遍预测,2021赛季会是中超球队降级压力最小的一个赛季,不成想最终的结局竟然是中甲大狂欢,除了直接晋级的武汉三镇和梅州客家外,参加附加赛的浙江队和成都蓉城都力压中超球会搭上了下赛季中超的末班车。中甲实现了大联欢,映衬出过去这个赛季中超的无比落寞。而大连和青岛这两座中国最著名的足球城,此番的沦落更是让人唏嘘。

过去一年,中超中甲这两级职业足球联赛都受到外部大环境的重大影响,主要是新冠疫情带来的严格防疫措施以及职业足球俱乐部投资人的银根紧缩。而中甲的幸运在于,国足的世预赛对它没有影响,中甲按部就班地打完了全部34轮比赛,而老大哥中超就备受煎熬,为了成就国足,中超不仅被压缩到22轮,而且两个阶段都以密集赛程的方式进行,中间又有长时间的休赛期,可谓“旱时旱死,涝时涝死”,这都极大影响了中超球队的正常运行以及战斗力。

以往的经验告诉我们,当超甲附加赛进行时,中超球队大概率占有明显优势,一方面是不同层级球队的球员质量有档次的差别,特别是在外援水准上体现得更为明显,另一方面是整体比赛强度和质量,中超也有压倒性优势,中甲要想下克上难度非常大。但在今年的超甲附加赛上,中超球队所谓的优势荡然无存,甚至可以说是优势逆转,无论是浙江还是成都蓉城,在面对青岛和大连人的两回合比赛中,球员水准不相上下,中超球队毫无优势。

如果说在人员上超甲四队还在伯仲之间的话,那么论竞技状态和比赛节奏,两支中甲球队反常地拥有巨大的优势,这就是过去这个赛季两级联赛不同赛制和赛程对球队影响最直接的写照。事实上,排在中超保级组榜尾的其他几支球队,看完这两轮超甲附加赛都在暗自庆幸能及时逃出生天,不夸张地说,中超至少还有三支球队,在面对中甲三四名时也会落得跟大连和青岛一样的下场。

稳定且节奏适当的联赛,对于球队和球员保持状态有多重要,由此可见一斑。过去这一年,联赛为国家队做出了重大让步和牺牲,在中超球队受到巨大伤害的同时,国足也肉眼可见地并没有从这个稀奇古怪的赛制里得到好处,这种双败局面是如何造就的,为何会在众多选项中独独选了最差解,真值得我们的足球管理者们好好反思和总结,就像陈戌源主席在刚刚结束的足协会员大会上所说的那样,尽快厘清困扰中国足球发展的主要问题。

过去的中超2021赛季,最大的看点就是山东泰山的一览众山小,双冠王的达成,是对这支俱乐部稳定运营的最佳褒奖。双冠王的成色如何、含金量几成这个问题众说纷纭且按下不表,但在众人皆乱我独稳的赛季,山东的脱颖而出,让整个中国足坛保留了一丝颜面和希望。

2021赛季,在众多因素的合力作用下,中超从金元时代硬着陆,留下一地鸡毛,生存成了硬道理,压缩开支成了首要任务,股改变成了唯一抓手。但中国足球的历史告诉我们,一刀切的事情往往一堆鸡零狗碎,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事情也常会走向另一个不如意。近20年前,职业联赛也经历了一波疯狂地压缩开支,为金主减负,最终联赛没能稳定运营,却催生了几乎摧毁整个中国足球的假赌黑,殷鉴不远啊。

如今的中超,需要大幅压缩支出以便各俱乐部度过目前的生存困难期,这是没错的。可从根本看,最根本的还是增收;要想增收,最根本的还是如何运营联赛这个品牌;要想运营好联赛,最根本的还是如何看待这个联赛。因此也可以说,困扰中国足球发展的主要问题是思想问题,认识问题。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标签: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